青島靈異事件:廢舊的廠區鬧鬼

2015-11-07 16:59 來源:獵奇吧編輯整理 作者:佚名

本人神經比較大條,而且從小喜歡打籃球啥的,可能陽氣比較重,親身遇到的邪門事還真不是太多。記憶最深的當屬回老家復讀了,當時有幾件事現在回想一下真的很詭異。

我從小在青島長大,老家是臨沂蒼山縣(現在叫蘭陵縣)。05年高考沒報上名,因為高考要回原籍報名,而班主任沒提醒,我根本沒回去報名,就此耽誤。沒參加高考只能復讀以待來年,父母托人在老家找了最好的蒼山一中,我當年暑假就去報道,開始復讀了。

去了才知道復讀班根本不是在學校里邊,因為人數很多,學校領導就在縣城邊上租賃了廢棄的工廠作為臨時校區,工廠本身就有不少工人宿舍可供學生入住,還有很多車間,可以當課堂用,不過畢竟是廢棄的,相當的破舊。工廠以前是何種用途?因何關閉?老師都是一個回答:“你只管學習,這些事以后不許再問。"。

宿舍是兩層的筒子樓,位于工廠大門的北側。我剛到的第一天被安排在一樓的大車間,10多個人住一屋,第一件怪事就發生在當天。

那天我是上午到的,其他同學基本也都剛到,行李一放下,班主任就集合學生到教室(姑且稱為教室吧),班主任是位矮胖的中年大叔,他簡略的講了一下各種規章制度,居然就神奇的開始上課了。課上了不到10分鐘,外邊大晴的天突然刮起狂風,瞬間由亮變黃,持續幾分鐘時間,突然間風停了天變的很黑(太陽落山后那種黑),四周變的異常安靜,我當時很奇怪這種時候居然沒人說話···

我剛想開口問同桌女生臨沂天氣是不都這樣,卻猛不丁來個炸雷,緊接著大雨就來了,自門口向外看的時候雨水早已經匯聚成了一個個的水洼,大雨點砸在水洼上激起一個個的水鈴鐺,我瞬間理解了傾盆大雨的意思。矮胖叔似乎被雷聲嚇著了,臉色有點不對,輕咳一聲:"今天大家都剛到,先休息吧,明天開始正式上課,解散。"

大雨一直到吃過晚飯勢頭都沒減弱,我們只能窩在宿舍。由于是城里回去復讀的,大家似乎都對我比較感興趣,圍坐在我身邊七嘴八舌的問各種問題,當時只有一位我臨床的陳姓同學很好學,捧著數學書半躺在床上看,偶爾看著我們微笑一下。看他年齡應該不大,事后問過同學,說他是從初一直接升的高中,高考沒考上清華才回來復讀的,家境很差但是他父母都在拼死堅持。大家一直聊到很晚才睡,內容就是騷年們的那點兒破事。

第二天凌晨我就醒了,是被人晃醒的,還是那種很劇烈的搖晃,眼一睜開就要發火,但是一看幾人表情我僵住了,尤其臨床陳同學那嘴唇都在哆嗦,我壓住火半支起身子沒好氣道:”你們干嘛圍著我看?“,眾人無語,我環視四周,發現昨晚放好的蚊帳已經被卷起來了,坐我床邊的高同學:“沒事,你剛才說夢話了,我把你晃醒的。”我:"不可能,我從小不說夢話,也不夢游,而且你們臉色也不對。" 另一個同學:“你可能是坐車累的,咱們快去吃早飯吧,一會就上課了。”這事我一直惦記著,問誰都不告訴我真實情況。

終于到了中秋,下午放半天假,我約了要好的高同學和另一位同學去縣城玩。在網吧玩完游戲,請他們喝酒(蒼山人都能喝,蘭陵酒廠就是在蒼山縣,我在青島從小就跟著爺爺喝扎啤,酒量鍛煉的不錯,高中夠年齡也適當小酌。),這時才問出當時的情況。以下是臨床高同學的話,他對天詛咒發誓所言非虛。大體如下:

“那天晚上大約12點的時候,大家基本都睡了,我突然尿急就跑出去上廁所。回來的時候,聽到你臨床的陳同學好像在哭,蚊帳隔著看不清,只好走過去看情況,但是過去以后就沒聲音了,拿手電照了下看他睡的還挺熟,發現你(指本人)的蚊帳沒掖好,開的挺大就像被人拽開過,就幫你掖好了。(那邊是廢舊工廠,靠近農村,還有很多荒草,蚊子特別多,當晚還下大雨蚊子都往宿舍鉆,所以我睡覺之前特意檢查了好幾遍蚊帳,可以保證絕對掖好了,而且我睡覺老實,即便不老實也不可能把蚊帳弄開那么大,畢竟用涼席和褥子壓的很嚴實。)

我覺得可能聽錯,就回去睡了。朦朧中聽到很大的爭吵聲,睜開眼看到你正坐在床上面對陳同學,聲音很大語氣很憤怒的說些什么,但是每個字都聽不清楚,因為你的語速實在太快了,就像機關槍一樣,而且聲音聽起來很蒼老,不像你的聲音,現在想想那絕對不是你的聲音。由于背對著我,而且有蚊帳隔著,表情啥的不知道。大家都被你的聲音給吵醒了,我離你比較近,扯開蚊帳去拍你肩膀,看到你對面的陳同學跪在床上邊哭邊磕頭,我認為他可能被你嚇壞了,我一拍你就躺倒了,看你不醒只能使勁搖晃你,后邊的事你都知道。后來有另外一個同學說你當時閉著眼在說話,陳同學閉著眼流淚和磕頭,情形非常詭異。這件事其他同學都可以作證,你們倆醒了還都不知道自己當時的情況,我們怕你們害怕就都沒提,而且那時跟你不熟,不了解你的脾氣,萬一你告到老師那兒,我們吃不了兜著走。你從城里來可能不知道,這種事在農村比較正常,所以不必放在心上。"

三天后我們就換宿舍了,換到二樓,8個人一個房間,4張上下床,門對門就是宿管大爺的宿舍。也就是一星期后,我們發現陳姓同學很不對勁,大半夜不睡覺老自言自語,他同位也反映說他上課自言自語影響自己聽課,陳同學床位靠門口,宿管大爺也反映他經常晚上不睡覺嘟嘟囔囔。一次晚自習班主任找陳同學了解情況,當天晚上他就被家人接走了。第二天班主任的解釋是,陳同學壓力太大,精神方面可能出點問題,家人接回去療養幾天就回來。還把我們幾個室友叫到一邊了解情況,問我們有沒有欺負他一類的,或者有沒有外邊的小混混來欺負他。事實上大家學習都挺忙,很少出校區,不大可能接觸外人,而且他年齡小,都當小弟看待,我們都沒欺負他。

而據班主任說,陳同學一直說有人要害他,他很害怕,還在枕頭底下藏了砍刀。具體情況班主任也不清楚,只能讓家人把他接走了。過了不到一個月陳同學就回來了,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我們臥談會開玩笑他也跟著鬧,而且偶爾還開個玩笑,他自稱是因為給自己壓力太大,導致精神有點而失常,去找精神科醫生開導一下應該就沒問題了,他現在想開了。我們都替他高興,還一起出去喝酒慶祝了一下,但是事實證明,我們太傻太天真了。

沒幾天,陳同學又開始不說話了,甚至我們跟他說話也愛搭不理,自言自語似乎更嚴重了。班主任給我們安排了任務,讓我們想辦法搞清楚他到底被誰威脅。一天晚上我們幾個室友一起問他,究竟是誰要害他,讓他這么害怕,我們這么多同學在可以一起去教訓他們一下。他一開始不說話,我們都快睡著了,他終于開口了:“我說了你們別笑話我,也不能告訴別人。"我們集體保證。

陳同學繼續道:"是這廠子的一個大叔,他威脅我,說要殺我,殺我全家。我好幾次都打不過他,只能逃跑,但是跑到哪他都能追上我。我一開始罵他,后來開始求饒,都沒用,他不停的威脅我,你們幫不了我的。"然后他就沉默了,無論我們怎么問他都不再發一語。

次日班主任知道了這個情況,第二次叫家人把陳同學接走了,而且聲明不再收他,對班里同學說陳同學是因為升學壓力導致精神問題而回家休養。”

陳同學的床一直空著,有幾個室友甚至都不愿意多看那張床一眼,因為覺得很詭異。我倒是無所謂,有空打打籃球跑跑步,放假就去縣城玩,雖然覺得陳同學挺可惜,但是自己也沒辦法幫他。一天晚飯時間,第二天休息,室友都出去吃飯,我犯懶不想去買飯(食堂飯沒人吃,你懂得。),就準備在宿舍泡方便面吃火腿和面包。家人來看我給帶了不少好吃的,我都放在床底,在拉出箱子的時候聽到有人咳嗽一聲,而且就在身后,我下意識回身看了一下,沒人,當時覺得可能是聽錯了,就繼續拿泡面,這時背后又是咳嗽一聲,我回頭還是沒人。我端著飯缸想可能是對面宿管大爺在咳嗽,宿舍沒熱水,正好去他那借熱水泡面吃。

我敲門的時候大爺正準備出門,我們放假他也可以休息一天,回家看看孫子,熱水叫我隨便用,用完給他鎖上門就行,說完他就下樓走了。我泡好面,邊看《斯巴達克斯》邊吃,在我吃完準備起身刷飯缸的時候,一聲清晰的咳嗽聲在身后響起,整個宿舍樓人基本走光了,走廊靜悄悄,所以這次聽的很清楚,能聽出咳嗽者年齡比較大嗓子里帶著痰,似乎有多年煙齡因為我似乎聞到了吸煙者身上特有的煙味,我猛然回頭,還是沒看到人,我甚至掀開床單看了各個床底,看看是不是躲著人跟我開玩笑,沒人,我飯缸沒刷,直接鎖好門跑下樓了,走之前特意看了下宿管大爺的門鎖,是我親手上的鎖,完好的掛在門上一動不動似乎在嘲笑我的膽小。

其實我心底還是希望自己聽錯了或者那只是宿管大爺在咳嗽。

這件事我沒對別人提起,因為我自己都覺得很離奇。以后的日子我一個人絕對不會呆在宿舍,一直也沒什么怪事發生,但是鼻端老是有股子煙味,揮之不去,而且新長了一顆后槽牙,還沒長好,整天的又疼又癢甚是煩躁。一夜做夢,做的什么夢忘了,確實忘了,只記得挺辛苦還有夢里感覺,夢里覺得又疼又癢想動渾身動不了,而且還能聽到高同學在耳邊叫我名字,就想使勁,使勁就要咬牙,一咬牙,疼就加劇但是癢減輕,不過這樣反而能舒適一些,我就加勁的咬,忽然“咯嘣"一聲伴隨劇烈的疼痛、癢消失了,渾身也能動了,我慢慢的睜開眼,看到高同學那著急的臉,張嘴要說話,發覺嘴里很腥很粘稠而且有個類似棗核的硬物牙床還有點疼,想起身發覺自己很虛脫,雙拳握的很緊幾乎不能松開,滿身大汗枕巾和被褥都被洇濕。高同學說我一直在呻吟怎么叫都不醒,而且嘴巴不停動嘴角還淌血,把他們嚇死了。我沒法說話,示意他拉過垃圾筐,張口吐出了一口血和新長的后槽牙。

自這件事過后再無事發生,我也沒有再說過夢話,或者睜不開眼不能動過。本人基本都是一夜無夢,只有小時候做過一次噩夢,而且從來不說夢話。PS:高考前一小時,陳同學下鋪室友在考場對面吃飯,剛吃完飯出門腦袋就被花盆莫名其妙砸破,包著腦袋考完的試。  

高考剛結束我就食物中毒,肚子像刀絞,眼前發黑渾身無力,連續兩個吊瓶才好。  

陳同學臨床的哥們更慘,騎摩托車回家途中鉆入路旁水溝,小腿骨折,他從11歲就開始騎摩托從來沒出過事。高考完以后,篤信玄學的歷史老師才說那工廠是因為出了傷亡事故,老板賠錢破產導致關閉,他一直不告訴我們是不想影響我們學習,工廠一直賣不出去也沒人租,校領導租下來僅僅是因為租金太便宜,他們可以多撈一點兒。

以上所有所言均是實情,其實我直到現在也搞不懂怎么回事,難道真是有東西作祟?寫出來只是希望有明白人能解答一下。

分享到:

海口飞鱼彩票投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