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獨尊儒術背后陰謀,原來這一歷史是假的?!

2016-06-05 13:15 來源:獵奇吧編輯整理 作者:佚名

獨尊儒術,罷黜百家,是漢朝時候的著名政策。獨尊儒術到今天,依舊是我們歷史課上的重點。然而,獨尊儒術的陰謀是什么?在獨尊儒術的背后,又有誰從中作梗?還有一種觀點,獨尊儒術竟然是假的?!關于這些疑問,今天都會得到深刻的解答。

漢武帝采納董仲舒的建議“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是中國近現代儒學反思的基點。中國乃至世界理論界都把它當作一個千真萬確的學術信條,在古今中外涉及儒學的著述中被廣泛征引,近幾年中國理論界還對其展開了轟轟烈烈的學術爭鳴。盡管爭鳴是百花齊放,但所有參加者都在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時間上作文章。應當指出,爭鳴對此問題進行深入探討是有意義的,但他們都肯定漢武帝曾“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是完全錯誤的。事實上,漢武帝從未采納過董仲舒“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建議,更未真的有過“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實際行動,有的只是“絀抑黃老,崇尚儒學”。說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與漢初的政治、經濟以及思想斗爭的實際情況不符,也與漢武帝以后的整個中國思想史不合。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是學術謊言,是個歷史笑話,是儒學反思過程中最美麗、最誘人、最神奇的充滿玫瑰色彩的肥皂泡。中國近現代儒學反思以此為基點,真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空中樓閣,難怪從1915年新文化運動至今,反思不出有價值的東西呢!下面筆者就想談談對這個問題的新看法,不當之處,敬請指正。

 一、說漢武帝采納董仲舒的建議“罷黜百家,獨尊儒術”與史實不符

歷史上一直反復宣傳的漢武帝采納董仲舒的建議“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指的是從武帝元年開始到武帝六年截止的幾次大的思想斗爭或學術斗爭。這一斗爭的全過程是怎樣呢?我們只要看一下當時司馬遷的《史記》和后來班固的《漢書·武帝紀》即可一目了然:

獨尊儒術的拓片

先看《漢書·武帝紀》:武帝元年,“建元元年冬十月,詔丞相、御史、列侯、中二千石、二千石、諸侯相舉賢良方正直言極諫之士。丞相綰奏:‘所舉賢良,或治申、商、韓非、蘇秦、張儀之言,亂國政,請皆罷。’奏可”;“ 七月……議立明堂。遣使者安車蒲輪,束帛加璧,徵魯申公。”“二年冬十月,御史大夫趙綰坐請毋奏事太皇太后,及郎中令王臧皆下獄,自殺。丞相嬰、太尉蚡免。”

對此,《史記》之《孝武本紀》明確記載道:武帝元年,“而上(指武帝——引者)鄉儒術,招賢良,趙綰、王臧等以文學為公卿,欲議古立明堂城南,以朝諸侯。草巡狩封禪改歷服色事未就。會竇太后治黃老言,不好儒術,使人微得趙綰等奸利事,召案綰、臧,綰、臧自殺,諸所興為者皆廢。”《儒林列傳》補充說:“蘭陵王臧既受詩,以事孝景帝為太子少傅,免去。今上初即位,臧乃上書宿韂上,累遷,一歲中為郎中令。及代趙綰亦嘗受詩申公,綰為御史大夫。綰、臧請天子,欲立明堂以朝諸侯,不能就其事,乃言師申公。於是天子使使束帛加璧安車駟馬迎申公,弟子二人乘軺傳從。至,見天子。天子問治亂之事,申公時已八十余,老,對曰:‘為治者不在多言,顧力行何如耳。’是時天子方好文詞,見申公對,默然。然已招致,則以為太中大夫,舍魯邸,議明堂事。太皇竇太后好老子言,不說儒術,得趙綰、王臧之過以讓上,上因廢明堂事,盡下趙綰、王臧吏,後皆自殺。申公亦疾免以歸,數年卒。”

 1/2    1 2 下一頁 尾頁
分享到:

海口飞鱼彩票投注站